鹭 鸶 碛 的 传 说
 

    汉朝时期,南溪地方有对夫妇,男的名叫张贞,女的名叫黄帛。夫妻二人耕读为生,恩恩爱爱,日子过得十分和睦。张贞虽然不象张敞为妻子画眉,曲意体贴,黄帛虽然也不象孟光的举案齐眉,对丈夫有意尊敬,但夫妻间有说有笑,相互谦让,爱护,那夫唱妇和的恩爱情景,也着实让人看了羡慕、眼红。
    可惜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真没想到这样一对恩爱夫妻,竟未能白头偕老,空留下一段人间佳话。
    这天,张贞要去拜访他的老师韩子方,向他请教些疑难问题。黄帛一早就起来帮他换上干净衣服,还给他收拾了一个干净包袱,提了块腊肉,这才一路相随,送了一程又一程,直送到河边小船上,还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才依依恋恋地回去了。连撑船的张幺爸都忍不住取笑她说:"看你两口子,隔一天都舍不得,干脆用裤带栓在屁股上好了。"
    谁知黄帛回家才喂好猪,刚收拾好家务,绾了几丝麻,就见他家兄弟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急得张口结舌地说:"嫂嫂、嫂嫂……出事了!"
    黄帛吃了一惊:"出了什么事?"不过也没想到会有什么临头的大祸。
    "哥哥……船翻了……"
    "啊……"黄帛有如五雷轰顶,一下子呆了。半晌缓过神来,开口第一句便问:"人呢?"
    "人……不知道……"弟弟说罢流下泪来。
    "淹死了?"黄帛猛然脸白声急了。
    弟弟不敢看她,头也抬不起来,过了一刻,才微微摇了摇头。
    "那你快去看看啊!好兄弟,要是看到他了,快快叫他回来!外头江风大得很。"
    "听说已有好几个人在那里打捞了,只是没有下落……"
    "哎呀……"只听一声哀号,黄帛早哭得泪人儿一般了,那眼泪竟似泉水一样涌出来,倾刻便把衣裙浸湿了一大片。把她弟弟急得团团转,也陪着落了好些眼泪。过了好一阵子,黄帛才止住悲啼,明知凶多吉少,还是聊存一线希望,又叫她兄弟说:"好兄弟,你还是快去帮我找找吧,万一……纵然撒手去了,也不能叫鱼给吃了……"
    他弟弟点点头,一边抹泪一边转身去了。
    谁知这一去找,前前后后竟找了一个月,江上江下,岸边水渚哪里没有找遍?可惜连点影响也没有。到把黄帛悲痛得白天哭到夜晚,夜晚哭到白天,直哭得人也瘦了,泪也干了。末了,在黄帛的一再要求下,他弟弟和几个亲友只好陪着她,让她亲自前去寻找。
    他们来到张贞翻船的鸳鸯碛,只听江风呼号,但见浊浪翻腾,把个江面搅得活像一锅烧开了的沸水。辽阔的江面上除了几只盘旋的水鸟,哪里有自己丈夫的影子?想着昔日夫妻的恩爱,眼见得目前的凄凉,黄帛忍不住在江边一路寻,一路哭。直哭得乌云低垂,江波落泪。她在江边这么来来去去找了几趟,仍不见丈夫的身影,不觉对着翻滚的波涛发恨道:"大江啊,你吞吃了我丈夫,连尸身也不还我么?我要你还!我要你还!"说罢大哭一声,纵身跳下江去。前后同去的人赶忙来救,可惜只听"扑通"一声,江面上除了几圈浪花,哪还有黄帛的影子?
    十多天后,人们在鸳鸯碛下游二十多里的地方发现了两具手拉着手的尸体:一具是黄帛的,一具是张贞的。他们随波逐流,任凭风吹浪打,却分不开他们的身体!
    后来,人们就把这对恩爱夫妻的尸体双双露出水面的地方叫做"露尸碛"。时代久了,大家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好,才用谐音的办法改叫做"鹭鸶碛"。
    后来,人们把这对恩爱夫妻合葬在黄帛坎。至今,只要提起黄帛坎,人们就会想起这对恩爱夫妻的故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