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 屁 精 杨 愿 之 死
 

    杨愿,南宋时朝中小官,是个依附奸臣秦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很快就爬上高位的人物。但杨愿也并不是一点本事都没有,只晓得向主子摇尾献媚的人。相反,他是极有特长的,那就是善于拍马舔肥,并且钻营成精。对于拍马术,大约只有他,才够格洋洋洒洒写出长篇大论的。
    杨愿不仅长于拍马,而且还拍得与众不同,具有独特风格:一举一动都极力摹仿秦桧。不但说话要学秦桧,走路要学秦桧,就连咳一咳,笑一笑,甚至打个喷嚏也要摹仿秦桧。据说有一次他陪秦桧吃饭,没想到秦桧可能夜里打被子着了凉,吃着吃着,突然打出个喷嚏,又大又想,象放了一炮,连四壁也发出了"嗡嗡"声。秦桧见把大家吓了一跳,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惊人效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但这可难坏了杨愿。事情发生得那么突然,在事前他可根本没有学打喷嚏的思想准备啊!但是,不摹仿吧,又失去了那么一个讨宠献媚的机会,这实在可惜!于是,就在那么千分之一秒之间,杨愿真不愧是马屁场上的宿将,溜沟舔肥的高手,既有经验,又有临床应变的机智。只见他把头一仰,鼻子几皱皱,做出要打喷嚏又打不出来的样子,大嘴一张,倒把满口的饭喷吐了出来。于是也就凑合着秦桧"嘿嘿"干笑了两声。他这场拙劣表演,连侍奉的仆人也看穿了他耍的什么把戏,一个个撇嘴咂舌嘲笑起来。不过,秦桧对他这种象儿子摹仿老子似的举动,却越看越顺心,于是放手提拔他,使他居然官至两府,直接参与国家的管理了。他的拍马术越拍越精,处处讨得秦桧的欢心。如果不是秦桧私心太重,想把位子让给他的白痴儿子秦熹的话,只怕杨愿早已被他选为接班人了。
    但是,拍马屁的天才,往往正是干坏事的蠢材。杨愿本是文不能提笔,武不能捉刀的。好在同事中有个叫张彦实的,颇有真才实学,杨愿也就算福星高照,找到遮丑的幕缦了。张彦实常常替杨愿润色文稿,不时还替他捉刀代笔。不过,马屁精虽然脸皮厚实,不知羞耻,但虚荣心倒是比常人还重的。时间一长,杨愿也有些于心不安了。
    一天, 张彦实写了首《二毫笔》的打油诗遣怀,杨愿一看:
                    包羞曾借虎皮蒙,笔阵仍推兔作峰。
                    未用分毛强分别,即令同受管城封。
     "这岂不是有意嘲弄我吗?"真是不安则疑,疑则生变。杨愿还没看完,脸上早已阴云密布了,第二天便一早跑去向秦桧告状,并极力怂恿弹劾张彦实。
    不过,杨愿虽然尽心尽力巴结秦桧,但时间一长,连秦桧也看不惯他那种哈巴狗的可怜相了。于是直接指使御史攻击杨愿,准备把他撵出朝廷。但是,恶魔又怪善做好人。秦桧私下预先把这消息透露给杨愿了。杨愿一听,立刻满面流泪,守着秦桧说:"大人对我的恩德,远远超过父母。儿女是舍不得离开父母的,您叫我怎么舍得离开您呢?现在一旦分别,我几时才有福看见您的马车扬起的灰尘啊?"不过,不管杨愿如何谦恭巴结,终究因为声名狼亟干的坏事太多,秦桧为了舍卒保车,最后仍然被踢出京城,到宣城任地方小官去了。
    杨愿有个老表叫王公明,靠杨愿的帮忙走后门当上了蕲水知县。他去拜谢杨愿的时候,因为多喝了两杯,酒性上来便信口对杨愿开了个玩笑:"从前我在吕丞相处得到您写的一封信,里面有不少说秦太师坏话的地方,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杨愿一听,犹如五雷轰顶,立刻吓得面如土色,生怕泄漏了出去,得罪了秦桧,连忙向王公明讨还。王公明倒并不介意,只如实说已经烧了。但杨愿哪敢相信呢?立刻怀疑王公明是要向秦桧告发自己,不觉冷汗长流,也顾不得亲戚的情份了,立刻将王公明软禁起来。从此无论是解手吃饭,还是起居出入都有人跟着他。弄得王公明心焦神烦,叫苦连天。这样一直过了几年,甚至后来杨愿调到建业(今南京)当地方长官时,王公明也被监视着同行。到建业后,下属官员大摆酒席,为杨愿接风,一时猜拳行令,锣鼓喧天。守卫的士兵经不住大锣大鼓的诱惑,也趁着热闹看戏去了。王公明一看隔岸就停着客船,立即抓住这个天赐良机,收拾行李逃出虎口,连夜火速登船逃出建业,自寻出路去了。
    宴席散后,杨愿醉醺醺地回来,第一件大事就是去看王公明,哪里还有他的影子!杨愿吓得酒也醒了,头上冷汗直冒,急忙派人四处寻找。可惜,找来找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仍没找着王公明。杨愿害怕王公明逃进京都,向秦桧告发,自己脑袋搬家,就象是服下了一剂亲手调制的毒药,终日惶惶不安,终于一病不起……
    这个善于东施效颦的马屁专家,就这么被活活吓死了!当时的老百姓听说搜刮民膏,作恶多端的马匹精暴死之后,全城张灯结彩,以示庆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