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 画 的 艺 术 特 色

 

    指画又称指头画、指墨,是以手指蘸墨作画的一种艺术形式,是中国画的别支,它深深植根于传统绘画之中。
    指画肇始于唐代,据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所载,张璪作画“纯用秃笔,或以手摸绢素”——虽是偶或用之,但也确实是以“手”作画了。只可惜这之后千余年间一直没得到发展。而使指画开宗立派、风靡后代的,则是清代康熙年间的高其佩。至那以后,历久不衰,在江南太湖流域,简直成了儒雅之乡的风尚,差不多的文人墨客,都能作指头画,名曰“书房派”,属文人画范畴。
    指画既是中国画别支,因此描绘对象、构图方法、笔墨的审美原则等都大致与国画相同。但是,它也有其笔画不可取代的特点,并不是一味炫奇猎异的。否则,指画就不可能登大雅之堂,入文人画堂之奥了。
    指画最大的特色是用线稚拙,质朴挺健,具有金石味。而用墨则枯中带润、润中有枯。指头不似笔头,蓄水有限,一旦触纸,又很易被纸接收,所以容易形成枯润有致的面貌。手指虽然直接受心影响、指挥,作起画来更能手心相应。但由于手指蓄墨不多,形态又受天生局限不可变更,和具有尖、齐、圆、健四德的毛笔比起来,毕竟不能那样运转自如,随心所欲。所以要巧不可能巧,要想修饰做作也不可能,倒是时时有预想不到的误笔产生。而中国画毛笔则是恰恰讲究“画贵有误笔”的。因此,其最后效果往往恰好能接近历来人们对中国线条审美的要求。此外,指头比较圆、粗,根据需要,线条很容易产生玉筋篆书的效果,厚重耐看。这也是用毛笔的画家们所极力追求的。
    中国画作品忌讳甜熟,因过熟则光滑圆润,接近甜俗。而雅与俗在书画艺术上是水火不相容的,虽然雅俗之分主要在作者人品高低、文化和笔墨素养的博雅还是孤陋,但工具是否顺手也大有关系。而指画因其特殊性,其线条比较支离、毛拙。往往似断非断、似曲非曲、或断或续、变化极多。如锥画沙,如屋漏痕迹,别具一种古朴厚重的艺术情趣。客观上,倒容易产生运转自如的毛笔所不容易达到的生拙效果,有效地避免了甜俗的产生。
    指画的另一特点是:由于其特殊性,指画的形式宜粗不宜细,宜写不宜工。因此,在画幅上适宜于较大的作品。若画斗方小品,如果在画材、处理手法上不仔细斟酌,以发挥“指”的特点,那么不宜产生较理想的效果。而在画法上,则更适于成竹在胸之后的信手涂抹,乱头粗服以追求质朴美。
    此外,指画的点非常有特色。传统毛笔作画,在宣纸上往往很难得到特殊的肌理效果,而指画则能别开生面。指头打点,根据画作的需要,可用指侧,也可用正面罗纹。如用正面指纹,经适当组织,则可产生一种特殊的节奏美、肌理美,别有一种动人的味道。
    毋庸讳言,指画也有它的局限性。但如果突破它的局限性,这一矛盾的解决,就恰好成就了指画不可取代的艺术美,这倒也辨证地说明了艺术美在矛盾的对立统一之中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