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  间  上  的  “迷”
 

                                                  ——记指画家王荫泽

    15年前首次下南溪,我就认识了王荫泽。
    起初好几年,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个"迷"。
    您瞧,那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外貌,是那么斯文、宁静,颇不失知识分子的气度。可是,他的手未免太特别:小指甲上,竟有模有样的蓄护着长长的手指甲——堂堂五尺男子汉,怎么仿效红妆女,留起那玩意儿来?
    于是这手指甲,成了我心中难解的"迷"。
    8年前的1987年7月,由四川省对外文化交流中心在深圳主办的"王荫泽指画作品展览"一举成功——数万名观众、港、澳、台胞,日、美、英、加拿大、新加坡等国际友人给予高度评价,省内外报纸电台电视台一再报道……这消息一传开,我才恍然大悟:王荫泽平日蕴蓄心中的激情、豪情,乃至对祖国山川的挚爱深情,原来都凝聚在他的手上,通过他的手掌、手指,乃至指头上的指甲,在一幅幅令人惊奇的指画中喷发出来——这岂不是王荫泽独特的"一指墨功"么!
    王荫泽是西南师范大学美术与汉语言文学系67级毕业生。现任南溪县文化馆馆长,副研究馆员。早在儿时,王荫泽就显示出某种天赋,求知欲特强,尤其酷爱文学、美术。15岁那年,他即将一篇同名小说改编成电影剧本《夏夜》,在中学的《壁报》上刊出。学校老师均对他刮目相看,将他视为高足,还让他担任了校刊主编,着意培养他在文学上的兴趣。
    然而,那时的王荫泽,多半的兴趣还在绘画上。有一天,在一册画报上,王荫泽偶然看见了潘天寿大师的一幅指画作品,心中顿生特殊喜好之情,当即就地用手指头描划起来……以后,他便在各种书刊中着意搜寻指画作品,悄自沉浸其间。有人见他迷上指画,曾说,指画乃雕虫小技,不足以取。他愣了愣,没吱声,心里却想"潘天寿、钱松喦大师都曾用心研习,怎么能这样说呢",他依然自学不缀,却更加不露声色了。
    进了大学后,王荫泽如鱼得水。他一面研习国画,一面抽空搞业余创作。20岁那年,一部30万字的长篇小说《花丛深处》跳出他的笔底。惜乎恰遇十年浩劫,多少知名作家的身家性命都难确保了,何况当时还是无名小卒的他的区区文稿。结果,他投出的小说稿件如石沉海底,他也只好自认倒霉了。那年月,文字狱之盛,也令王荫泽不敢小视。于是,他干脆将主要精力都集中在绘画上,愈加潜心研习起他偏爱的指画来……
    1968年,大学毕业的王荫泽被分配到南溪工作。前10年曾在中学任教,后调县文化馆工作至今。王荫泽说:"我没有也不愿虚度光阴。"
    是的,王荫泽无论从教从文,也无论担任美术辅导、文艺编辑,还是近十年接任副馆长、馆长工作,他始终认认真真勊勊业业地尽心尽力。他任馆长期间,南溪县文化馆曾多次得评地区先进集体--93年仍是地区三个先进文化馆之一。繁忙的工作之余,王荫泽依然不忘文学、美术创作,尤其潜心研习他挚爱的指画……直到步入"不惑"之年的近十年间,他终于用令人惊异、赞叹的行为,开创了中国指书指画史上一系列没有记载也没有前例的"第一":
    ——85年,他承头发起,在南溪召开了川南片区指书指画学术研讨会,他由此开始在业界同行中露出端倪;
    ——86年,他出面倡导,在成都成立了"巴蜀指书指画研究会筹备组",并被与会的全川各地同仁推举为组长;同时,他一手参加筹备组织的浙江、广东、湖南、河北、山东、黑龙江和四川的"七省指书指画作品邀请展览",也在成都正式展出;他精心创作的描绘三峡雄姿的盈丈长卷《云山万里》等作品,被誉为这次指画展中的"代表作品"。
    ——87年以来,声誉鹊起的王荫泽,先后应邀在成都、深圳、昆明等地,举办"王荫泽指画作品展览"。中外观众一次又一次请他现场表演中国指画技艺,请他签名题字合影留念,王荫泽的指画艺术一次又一次激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
    ——进入90年代以后 ,经过长期生活的体验和艺术的积累,王荫泽先于91年用笔完成了一幅长72米、宽0.68米,集春夏秋冬四季景色以及当地风情为一体的巨幅山水《大宁河竟锦绣图》,成为中国绘画史上描绘巴山蜀水的最大画卷;又于92年用手指创作了总长24米,宽1米的巨幅指画《长江三峡四季风光图》,成为中国绘画史上最大的指画山水巨作……
    ……
    随着王荫泽指下墨功的日益精纯,从南溪、宜宾到成都,从川内到川外乃至中央——各地各级20多家报刊、电台、电视台,在近10年间先后数十次报道了王荫泽的指画艺术成就,王荫泽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喜欢王荫泽指画作品的中外人士也越来越多——仅流入日本、美国、英国、加拿大、新加坡和港、澳、台等地的王荫泽指画作品即达数百件。《世界当代书画名家大辞典》、《世界当代书画名家作品集》也将王荫泽其人其画收录进去……王荫泽辛勤耕耘20载,终于获得了应有的成功!
    "艺术是没有止境的。"笔者最近专访王荫泽时,他还给我看了近几年他研究指画艺术的几篇文章,并对我说:"根据我对指画艺术源流及现状的研究考察,我觉得指画还是一门发展中的艺术形式。只有不断发掘其传统技法的精华,并善于突破传统技法的束缚,用全新的艺术观念去指导自己的艺术实践,指下的艺术创造才会有鲜活的生命力,才可能在发展中得到世界的公认。"
    王荫泽的艺术见解,使我顿悟了王荫泽艺术实践、艺术创造成功的秘诀。原来,他在其指画创作中,已将传统的指画技法,与其多年探索中发展的勾、皴、点、染、泼、洒等指掌技巧,较为成功地熔为一炉,并在其指画创作中,巧妙地运用了点彩、变形、抽象等现代绘画表现技法,执意求新、求美、求突破,甚而通过题款,将传统诗词对联乃至民歌、新诗融进画幅,逐步形成了立意清新,构图多变,指掌技法丰富,诗书画意有机结合的风格,使指画这朵具有300多年历史的中国传统艺术奇芭,在他的指下尤其显得气势不凡,别具一格,令人眼目一新。特别是他近年来精心创作的描绘长江三峡雄姿和大宁河风情的一系列可谓中国之最的巨幅长卷指画作品,尤称得上指下万里风云变幻莫测,雄山大壑气势磅礴,黑色酣畅韵味独特,以至得到业界行家普遍首肯公认。
    面对取得一系列显著艺术创造成果后,依然显得十分平静的王荫泽,笔者油然想起了一句古训:"宁静以致远"。
    是的,正是这种平日默不作声,潜心事业,刻苦钻研,耐得寂寞之人,一旦从深沉的肺腑发出声音来,方能激起四野的回声和强烈的共鸣!
    王荫泽,我终于解开了你指尖上的"谜"。
                                                             摘自一九九四年《酒都文化报》   钱正杰